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赏枫斋

读万卷书,行千里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涓涓小溪,滔滔洪流。天南地北,五湖四海。渐积有恒,重在过程。生命不息,奋进不止。锲而不舍,金石可镂。沧海横流,诺亚方舟…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苏东坡逸事轶闻点滴之九(散文连载)  

2017-02-05 08:21:3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原创)苏东坡逸事轶闻点滴之九(散文连载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松枫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九

  秦观与苏轼友善,被称为“苏门四学士”之一,深得苏轼的赏识,被苏轼誉为“有屈、宋之才”,是婉约词派代表人之一;因他一阕《满庭芳》,被苏轼戏称为“山抹微云秦学士”;他的经典名句,如“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。”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……至今人们耳熟能详,由此可见他非同一般的才情了。这里选录他一阕词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江城子·(秦观与苏轼最后一面而赠)

南来飞燕北归鸿。偶相逢。惨愁容。绿鬓朱颜,重见两衰翁。别后悠悠君莫问,无限事,不言中。

小槽春酒滴珠红。莫匆匆。满金钟。饮散落花流水、各西东。后会不知何处是,烟浪远,暮云重。

  从这阕词足可见出秦观对苏轼非同寻常的深情厚谊了。但是这并不等于他们之间就永远是一团活气,从未有过任何分歧。不信嘛,有事例可以佐证。有一天,他们就为一件小事争执起来,而且非要赌出输赢不可,押的赌注便是一桌酒席。怎么回事呢?原来是两人正在欣赏佛印的一首禅诗时,恰遇一个衣衫褴褛、形如枯槁、面色憔悴的流浪汉走过。

  苏东坡不禁脱口而出道:“真脏,满身污垢一定长出不少虱子。”

  秦少游不同意他的说法,随口驳道:“不对,虱子是从破烂棉絮中生出来的,哪是污垢中生的呢?”

  二人各持己见,各执一词,互不相让,并且押出一桌酒席的赌注,谁输,谁请客。那么找谁来仲裁呢?二人自然不约而同地想到,好友佛印禅师,要他一不向杨,二不向潘,公平执法,公正裁决。当佛印明白了怎么回事时,不禁一阵暗喜袭上心头,因为不论谁赢谁输,他都会有一桌酒席可以大饱口福了。但是为了公道起见,还是让他们“平分秋色”为好。于是用手拍了拍脑门,灵机一动,计上心来,做出了“客观而公正”的评判:“据我所知,这虱子嘛,头部是从污垢中生出来的;而腿脚却是从破棉絮中生出来的。所以你们二人没有一个是对的,都输了!”

  二人一听,先是一愣,继之哈哈大笑,算你秃子赢了,吃酒去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2010.02.14.)

  再附几个小谜语:

  1、 俺是庄稼人。(打一现代作家名)

  2、 吾翁即若翁。(打一现代作家名)

  3、 又是星期一。(打一现代作家名)

  4、 旧貌换新颜。(打一现代数学家名)

  5、 回头一笑百媚生。(打一现代数学家名)

(2010.02.22.初九。)2017.02.05.初九。祝各位新春快乐,鸡年大吉,万事如意!(原创)苏东坡逸事轶闻点滴之九(散文连载) - 松针枫叶 - 松针枫叶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9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